任泽巍的从艺历程

发布日期:2019-10-07 10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韩片、历史剧充斥荧屏的今天,真的很难让人把一部宣传模范人物的主旋律电视剧看完整。可前一段时间,我却从头到尾看了两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放的主旋律电视剧——早些时候播出的《任长霞》和最近播出的《苍茫天山》,这两部剧虽然题材不同,但最大的特色都是精彩的悬念与真实的细节。我注意到,在这两部戏中,有同样一副面孔,出演了两个迥然不同的角色。这个人叫任泽巍。

  我一直以为,像刑警队长这样的角色都应该是本色演员,因为那种粗犷、不羁、随性,包括一丝阴阳怪气是骨子里的东西,从艺术学院毕业的人是学不来的。见到任泽巍的时候,我再次明白了“经验主义害死人”的道理。他和展大队长一点也不一样,他是个既认真内敛又富有性情的人。

  任泽巍从小学戏,他是京剧世家,祖父、父亲都是齐鲁著名的武生,他6岁开始就跟着老爸压腿、劈叉,喊嗓子,13岁进了临沂艺校。任家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一条路,他没觉得好,也没觉得不好。直到有一天晚上,他才从意识上“特别渴望学戏”了。

  平常,父亲上台,他都是手里捧着一大缸子酽茶,站在侧幕,等父亲下来,他赶紧递过去,老爸撩起胡子,猛喝几口,一转身,又上台去了。偏巧那天,他大哥过来给爸爸端缸子,他才子生第一次坐到观众席上,从头到尾看了一出爸爸演的戏。那天的戏是新编历史剧《血溅乌纱》,老爸扮演的是位清官,被人冤枉判错了案子,就要自杀。周围的观众全在用手绢抹眼睛,他也是跟着父亲扮演的角色伤心难过,一直在流泪。看戏的过程中,他甚至忘记了台上的演员是自己的父亲。

  扎实的童子功让任泽巍受益不浅,等他进了剧团,立马成了团里的台柱子,他能从4张桌子上一个鹞子翻身轻松地跳下来,然后大气不喘,字正腔圆地演唱。可到了90年代,任家世代依靠的行当却逐渐没落了,有时候,一出戏就10多个人坐在台下,比台上的演员还少呢。父亲唉声叹气地同意泽巍转行到了文化馆,在那他开始接触话剧。

  在文化馆里,他利用业余时间“玩票”排了一个小品,没想到,拿到济南参加全省第一届戏剧小品大赛,竟然得了二等奖。从此他对话剧来了兴趣,开始着了魔似地报考戏剧学院。一到春天,他就开始忙碌起来,先是南下上海,然后北上京城,他把所有的工资都用在了路费上,一心想考上一所艺术大学。1993年,他终于走入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大门。

  然而,真正走人演艺圈他才明白,拍戏是个和表演京剧一样苦的行当,甚至比戏曲需要更大的耐心和精力。1997年,他毕业后接的第一个戏就是一个警察戏,是由何伟导演的电视剧《今夜无风》,在戏里他扮演一个刑警。其中有一场戏,拍摄他顺着一条送煤的传输带奔跑,追一个犯罪嫌疑人。实拍的时候,犯罪嫌疑人先跳下去了,他因为衣服宽大,跳的时候挂到了机器的轴承上,头朝下栽了下去,肩头重重地摔在地上,人顷刻伺就摔蒙了。恍惚中,他意识到导演还没喊“停”,于是“忽”地一下又站了起来,接着往前跑。剧组的人都愣了,等回过神来才呼啦一下围过来。后来一看摄影机,发现始终没有关机,整个过程都拍了下来。最后在全国播出的,正是他踉跄落地的真实画面。

  有了第一次演刑警的经历,任泽巍进入《任长霞》剧组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。2004年10月,以河南登封市警察局长任长霞为原形的电视剧紧急筹拍,由著名导演沈好放执导。任泽巍看过沈导导演的电视剧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,他对沈导的作品特别欣赏。

  剧组选演员的时候,导演让很多人穿上警服,或朗读台词或表演情节,逐一试戏。等到了任泽巍,把警服刚穿上,导演看了一眼就让他脱了下来。他心里没底,赶紧过去问导演:“怎么不让我试戏啊?”导演说,刚才看了你简历,你不是演过刑警吗,不用试了。等他一走,导演对身边的人说,刚才那个人感觉最对。

  任泽巍就这样“轻而易举”地进入了《任长霞》剧组。他按剧组安排进入登封市局刑警队体验生活,在塑造人物的时候,他根据自己的观察,请道具部门给自己准备了一个黑皮小包。无论是办案还是走访,很多场合他都提着小包,神态和做派都特别像一位真实的刑警。最后戏在公安部领导审查的时候,一位领导问他说,你是哪个局的?出来拍戏影响不影响破案啊?

  泽巍说拍戏的时候,虽然辛苦劳顿、危险多多,但在剧组里培养出的友情,却特别真挚。他有个特别铁的哥们儿,就是曾在电视剧《水浒传》里扮演武松的演员丁海峰。他俩是一起在新疆拍摄电视剧《苍茫天山》的时候相识的。在戏里,他俩扮演正反两个主角,明争暗斗:没戏的时候,经常跑到一起或品酒赏乐,或烹饪佳肴,或切磋书法,悠哉游哉特对脾气。这次拍完了《任长霞》,任泽巍又和扮演任长霞的刘佳等几个演员成了好朋友。导演沈好放也特别喜欢泽巍既豪爽又细腻的气质,在他正在执导的古装电视剧《盐亨》中,继续邀请泽巍担任四个主演之一。